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7625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段咫和甜柔柔离开河滩,回到段家时,差不多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样子。

  原本狼藉的灵堂,已经被清理干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段月儿在半个小时前便已入睡,服用完能源炼魂丹后,她根本挡不住嗜睡效果的侵袭。

  墨落画和她同住一间房,方便照看她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燕吹雪居然来到了段家。

  两个小时前,在和千寻如陌谈完事后,她便只身一人过来了。

  无奈段咫不在,她只能稍作等待。

  结果谁能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当段咫见到燕吹雪时,她正躺在休息椅上打瞌睡,样子很是惺忪可爱。

  似乎感应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燕吹雪美眸微动,缓缓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脸带笑的段咫,被对方这般直勾勾的看着,她不由得有些脸红。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个小时前。”段咫干咳一声,扯谎道:“原来你睡着的时候是这个模样啊,口水流的挺优美,就是有点多,我接连帮你擦了好几次,最后没办法只能用盆来接。”

  “啊!你不要再说了!”燕吹雪越听脸越红,到后面羞耻得直接起身捂住段咫的嘴。

  她此刻恨不得挖个坑跳进去,顺便将自己埋了。

  那么糗的事情,怎么会给段咫看见,太丢脸了!

  等等......

  她睡觉好像从来不留口水吧?

  还有,自己半个小时前压根没睡着,也就刚才那一会儿才感觉有点困意,迷迷糊糊靠着椅子睡了半会。

  难不成,段咫在骗她?

  怀着狐疑,燕吹雪瞥向段咫,发现对方一脸憋笑时,一个嘤嘤拳就捶了过去。

  “段咫,你好讨厌啊,居然敢骗我,找打是吧!”

  “开玩笑,别当真嘛。”段咫似笑非笑的躲过燕吹雪的萌萌拳,问道:“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哼,我不说了!”燕吹雪叉着腰,别过头,赌气道。

  段咫一愣,拍了拍手。

  “来人,送客!”

  “你......”燕吹雪差点没被这话气死。

  这都什么人啊!

  “公子,你别调戏吹雪姐了,人家是女孩子,你这样不好。”甜柔柔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上面摆放着各种水果。

  “吹雪姐,别理公子那个耍人精,吃点水果消消气。”

  “嗯嗯。”燕吹雪应身点头,走到甜柔柔身边坐下,哼道:“你看柔柔人多好,哪像某个猪头,说话不过脑子,成天使坏!”

  说着,她拿起一块苹果塞进嘴里,恨恨的嚼碎,赫然有种将段咫代替成苹果进行惩戒的想法。

  段咫似笑非笑,没有说话。

  女人嘛,不拿来玩一下毫无意义(狗头保命)!

  “吹雪姐,你找公子到底有什么事啊?”甜柔柔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为了你家公子这个惹事精!”燕吹雪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一个晚上不见就把段家搞成这样,很多家族都准备联合起来讨伐你家公子了!”

  “为什么啊?”甜柔柔一脸不解。

  “公子只是处理自家的事情,又没碍着他们!”

  燕吹雪吐槽道:“没办法,谁你家公子那么厉害呢?”

  凭借一人之力将段家掌控于手,此等威能,任谁不怕,不想着抱团铲除这种潜在的威胁?

  段咫哭笑不得:“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都有!”

  “......”

  段咫表示过于优秀的人就是这么遭人嫉妒。

  “吹雪姐,你的意思是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有某些家族对公子不利?”甜柔柔蹙着眉头。

  “自信点,把‘吗’字去掉。”燕吹雪拿起一颗葡萄放入嘴里,边嚼边道:“我过来就是提醒一下你们,近期肯定有人会暗中下死手,出门行事务必注意安全,必要时可以寻求燕家帮助,尽可能的撑过这个难关。”

  段咫耸了耸肩:“怕什么,来一个我杀一个。”

  他这话可不是在开玩笑,真要是有人敢打他注意,那就得做好去死的准备。

  偶尔的时候当怂货是因为真打不过,现在要是当怂货,那就是给大吊观众们丢脸。

  主角光环在手,大帝之姿加身,有必要和一群苍蝇拐弯抹角吗?

  直接拍飞就是!

  “自大狂,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燕吹雪站起身,将一张符篆递给甜柔柔。

  “这是传讯符,只要捏碎后就能和我对话,留好,希望你们用不到。”

  说罢,她便转身往段家外走去。

  “吹雪姐,你要回去吗?这么晚了,还是在段家留宿吧!”甜柔柔劝道。

  “不用了,再待下去我会被某只猪气死的。”

  甜柔柔见状,连忙给段咫使了使眼色,示意让他说句话。

  “吹雪,出段家的那条路上,到了凌晨就有猥琐蚊,它们专挑女性下手,趁对方不注意,藏于一些难以启齿的女性敏感部位,然后偷偷吸血,并产卵在女性身体中,待得卵成熟后,就会从女性的皮肤表层破开。”说到这,段咫故作沉声。

  “你可以想象一下,自己脸上出现无数个蚊洞,或者那引人骄傲的雄浑物被......”

  话还没说完,便见得燕吹雪强装镇定,实则慌得一批的转过身道:“既然柔柔挽留我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她一个面子。”

  甜柔柔看了看燕吹雪,又看了看似笑非笑的段咫,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目光有些嗔怪。

  居然编造不存在的东西去吓燕吹雪,段咫还真坏!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这编的话还挺有效的!

  “吹雪姐,你在这等一下,我去让人给你安排房间。”

  “好,辛苦你了。”燕吹雪抿嘴点头,重新坐回原位。

  余光里,她发现段咫一直在偷瞄自己,内心略微有些喜色,但表面却扳着脸道:“段猪头,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脸上有花?”

  段咫没有说话,而是上前仔细的打望了燕吹雪一圈。

  半晌,他开口道:“吹雪,你有病啊!”

  “你......”燕吹雪面色瞬间黑了下来。

  不等她说些什么,段咫又道:“别误会,我不是骂你,而是在说你身体方面有些毛病。”

  “你确定?我现在好好的坐在这里,半点事都没有,身体出了什么病?”燕吹雪一愣,满脸狐疑。

  “近段时间,你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做噩梦,到了白天修炼时则是注意力不集中?”

  燕吹雪娇躯一震,古怪的盯着段咫:“这你都知道,该不会你一直跟踪我,当了偷窥狂吧?”

  “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做出那么无耻的行为?”段咫肃然着脸,一本正经。

  随后,他目光落于燕吹雪前身的雄浑资本,掐着下巴道:“怪不得,那东西太小了,所以才会造成这些毛病。”

  “你个臭流氓!”燕吹雪脸蛋猛然一红,连忙捂着某部位,又羞又气:“段咫,你太过分了!”

  那东西太小?

  同年龄下,她都算非常丰满的了!

  每逢出门在外的时候,都能吸引成片狼性眼光!

  段咫居然说自己小,简直笑话!

  如果自己这尺寸还小,那新出生的婴儿一个个都得被饿死。

  “别这么激动,我是说你亵衣的太小了。”段咫摆了摆手,解释道。

  “我知道女性为了曲线美,会穿过紧的塑身美体亵衣或是刻意将亵衣买小一号,但这样非常不利于健康。”

  “长时间穿着过紧的亵衣或塑身亵衣,会使那部位活动受限,影响到正常的呼吸,由于过度挤压,会致使局部血液循环不畅,引发身体紊乱,要是不早点缓解,你会和老女人一样,提前下垂的。”

  这一番话落下,燕吹雪脸都白了。

  她的亵衣确实小了一号,但并不是为了曲线美,而是她非常不喜欢四周男人那种狼性的目光,所以想借小一号的亵衣来压制丰腴的累赘。

  可她完全没想过,小一号的亵衣居然会影响如此之大。

  “段咫,你别吓我,真的有那么夸张吗?”

  段咫双手抱在胸前,淡淡的道:“一点都不夸张,下垂的症状为胀痛,可同时累及双侧,但多以一侧偏重,你若不信,自己挤压一下两侧试一试。”

  燕吹雪顿了顿,转身试着用手指照着段咫的说法挤压了一下。

  霎时,一阵刺痛感传来,让她面色大变。

  她连忙转过身,看着段咫,紧张的问道:“我......我该怎么办?”

  “换合适的亵衣,接着调节身体紊乱。”

  燕吹雪追问:“怎么调节?”

  “缓解压力,用药辅助。”段咫直言道。

  “当然,你要想好快点,还有个更好的方法可以解决。”

  燕吹雪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她向来讨厌吃药,闻到药味就想吐,能不吃药最好。

  “针灸或者按摩。”段咫不假思索的道。

  “针灸便是用银针扎穴进行调养,让我来帮忙的话,只需三分钟即可让你痊愈,但你要脱掉亵衣。”

  “至于按摩,则是每天晚上睡觉前用热水敷手,然后用手......嗯,你懂的!”

  气氛一下子尴尬。

  段咫说的如此直白,绕是以燕吹雪谈吐不惊的性子,也不由得有些羞涩。

  她偏过头,目光躲闪,都不好意思和段咫对视。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来进行针灸或者效劳按摩一事,毕竟此事着实有些不妥,所以我还是告诉你具体的按摩操作姿势,到时候你回去后自己慢慢试即可。”段咫脸不红皮不绽,将双手拖在自己胸前。

  “来,你看我手势,跟着我试一下,到时候好上手。”

  “哦......”燕吹雪红晕如血,细如蚊声的点了点头。

  她微微抬头看了凌尘一眼,学着他的动作,将手拖于胸前,依葫芦画瓢。

  就在这时,已经帮燕吹雪准备好房间的甜柔柔折了回来。

  当她看见前方的一幕后,整个人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般,石化在原地。

  前方,燕吹雪双手正托着某物。

  而段咫,则是指着燕吹雪某物,时不时的摇着头。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