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7183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到砰然落地的族人尸体,其余的护卫与巡逻族人全都脸色骤变。

  “有人袭击!速速去大殿汇报!”

  “不妥!如今长老们都在和巫主一起举行巫脉盛典,为这点事打扰他们,当心你小命不保!”

  “言之有理,觊觎我魔巫一脉的贼人那么多,又怎能事事都劳烦长老他们,这等嚣张之辈,我一人便可解决。”

  ……

  说话间,这群护卫与巡逻的族人一点点聚上来,彻底把段咫与南方热围成一圈。

  护卫首领最先按捺不住,整个身形一闪,足尖用力后蹬,宛如虎豹扑食,声势凶猛地向段咫扑去。

  等距离段咫与南方热不足一米时,双掌如刀,掌内幽芒闪烁,直接对准段咫的脖颈砍去。

  去斩势迅捷威猛,锋利无匹,好似能断铁削金。

  其余护卫与巡逻族人全都一副看戏的姿态,他们的护卫首领却是生武境中的高手,刚刚用出的掌刃,便是一门威力不凡的武学。

  而且他还将这门武学修炼了十多年,深得其中三昧,只要施展出来,即便遇上生武境五重的强者,也能轻易击败。

  正当众人以为段咫难逃一死之际,段咫毫无动静,却见身后的南方热右掌一拍,其强大的武道之力直接涌出,撞到那一对掌刃上,将其彻底穿透。

  而残余的威能,继续向首领飞扑过来。

  护卫首领面露惊骇,正要抽身躲避,可招式早已用老,强壮的身体直接被武道之力洞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却看他双目瞪的浑圆,满脸惊愕之色。

  显然,他临死之际,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走的如此之快。

  这让人始料未及的一幕,直接惊呆了周围的族人。

  堂堂生武境高手居然被看起像是仆人的家伙一掌打死?

  这怎么可能?

  莫非,那家伙是灵武境强者不成?

  “这王 八蛋,居然杀了咱们的老大,咱们并肩子上,把这两人宰了,替咱们老大报仇!”

  其中一名护卫脸色大变,怒气冲冲道。

  其他人似乎才醒悟过来,急忙一起上前,怒号着向段咫与南方热扑去。

  反而一开始提议的那名护卫,却直接退出人群,一点点向后挪,紧接着夺路而逃。

  那些扑来的护卫与巡逻族人面色凶狠,去势迅捷,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显然是打算将面前二人就地格杀。

  可段咫却镇定如常,依旧没有动手的意图。

  他身后的南方热却是低喝一声,手中决印变幻,只见半空骤然出现许多光团,这些光团全都散发出着不凡的能量。

  “嗖嗖——”

  在南方热的控制下,半空的光团全都迎了上去,与那些魔巫族人的武学术法碰撞在一起。

  “嘭!”

  南方热操控的光团,在蕴藏强大术法之力的情况下,很容易便击溃了魔物族人乱七八糟的招式。

  瞬间,剩余的光团,直接砸在这些族人身上,直接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才过了片刻,众多护卫与巡逻的族人,就被南方热消灭了大半。

  “居然是灵武境!”幸存的一名巡逻族人惊呼道,扭身打算去大殿禀报此事。

  南方热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光球一闪,直接击穿了对方的身体,然后将其余人全部解决。

  段咫神情冷漠,踏过鲜血横流的众多尸首,与南方热一起向举行巫术盛典的场地走去。

  这时,在魔巫一脉大殿前方的广场内,不满了奢华的桌椅,各种珍馐美酒至于其中。

  许多美貌的年轻女人穿梭其中,不停给各大巫脉巫主与长老斟酒。

  这些女人衣着暴露,身姿妖娆,任凭身边的男人在身上抚摸亵玩。

  看这场面,似乎那怕男女当场做出一些苟且的行为,在这盛典中也极为正常。

  更有不少心里阴暗的巫师,直接用餐刀在一些女人的身上割出道道血口,殷红的血液汩汩流出。

  这些女人神色痛苦,可却不敢挣扎,任凭对方摧残自己的身体。

  好似她们早就习惯这样的事情,即便这些会对她们造成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打击,也全都麻木地接受下来。

  时间一长,这些女人便瞳孔涣散,如同行尸走肉般,不管对方如何凌辱蹂 躏,全都一动不动。

  位置靠前的几名巫主姿态随意,靠在华丽的椅子上,享受着侍女的服务。

  那些容貌更为出众的侍女衣着更为暴露,在将食物与美酒献上来时,其中一名巫主直接将其中姿色最为出众的侍女搂在怀里,恣意玩弄着。

  这侍女不仅没有丝毫反抗之意,反倒处处配合。

  “血巫主果然没什么耐心。”坐在首位的男人把玩着手里的金樽,嘴角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

  这名男子单是坐在那里,周身的气息便如山岳般向周围压去,其余的巫主们多少都能察觉出对方不俗的实力。

  “少魔巫主,难得有血巫主瞧上的女人,你且由他去吧。”另一名长袍男子声音暗哑,嘿嘿笑道。

  这人,却是巫界突然窜出来的黑马,也是新出现的巫脉之主——死灵巫主!

  他话音落下,少魔巫主轻声笑道:“死灵巫主所言极是,不知你对这次巫脉盛典,感觉如何?”

  “自然热闹非凡,而且能认识到这么多的巫主,为魔巫一脉效忠,更是我死灵一脉的幸事。”长袍男子满脸尊崇,姿态谦虚。

  其实众人心知肚明,这死灵巫主实力在众巫主之中位于前列,可却极会做人,所以才能这么快融入进来。

  “哈哈,死灵巫主这份谦虚的风姿我是如何都学不会的,请容我敬你一杯,恭贺我巫脉再添一位强者。”毒巫主朗声笑道,面向死灵巫主,将酒一饮而尽。

  死灵巫主也面带笑意,回敬对方。

  “毒巫主,没想到你这次参加庆典,还带来一名毒灵体,这对我父亲修炼用处极大,我已命人送到父亲的闭关之所,只等父亲出关后与其交欢,便可将对方蕴藏的巫灵之力尽数吸取,好藉此达到更高的修为境界。”少魔巫主看着毒巫主,面露赞赏之色。

  “此番大功,等我父亲出关,必然会厚赏于你,说不得能让你一举踏入灵魂境。”

  毒巫主闻言,登时异常惊喜:“多谢少魔巫主的提拔!”

  这魔巫主四年前就已经是玄武境的强者,如今一直都在闭关修炼,据说是为了迈入地武境,如果能让对方出手相助,那自己进入灵武境自然轻而易举。

  “那在这就先恭喜毒巫主了,不过我很好奇,那毒灵体千年难得一见,你又是从何处得来的?”黑巫主满脸疑惑道。

  剩下几名巫主也全盯着毒巫主,眼中全都露出些许好奇。

  毒巫主自然不会隐瞒,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什么?这呼延梦曼居然和段咫有关?”一直笑吟吟的死灵巫主顿时脸色骤变。

  前些日击杀道天师,令南门家臣服,日月帝国高层倒台,武学势力尽皆俯首,不也叫段咫么?

  其他几名巫主皆是面露诧异:“死灵巫主,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还不好说……”死灵巫主摇了摇头,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毒巫主,你提到的那个段咫,可还有其他线索没有?”

  毒巫主有些奇怪:“你说的线索指的是?”

  “比如他有没有创立段家之类的……”死灵巫主脸色沉凝道。

  “段家吗?”一边的血巫主忽然抬起脑袋,丢开已被他玩的奄奄一息的女子,惊诧道:“莫不是最近在东下陆声名显赫的超等世家吗?”

  死灵巫主满脸忌惮地点点头:“没错,段家是现如今的东下陆中,实力排行第一的新兴家族,他们的段家主乃玄武境强者,先是干掉了阎王,接着又在日月帝国击杀了术法真人道天师,统一了周边的武学势力。”

  “怎么可能!”听到这里,其余巫主皆是骇然,即便是少魔巫主也是一脸震惊。

  这阎王与道天师都是名震整个东下陆的绝世大能,纵横十余载,已然无人可挡,死在他们手中的亡魂不计其数。

  可这般传奇高手……居然就这么被人杀了?

  众人看向死灵巫师的眼神满是质疑,毕竟这种消息大家一时半会很难接受和相信。

  “我知道大家怀疑什么,最开始我得知此事时也不敢相信,阎王的实力诸位也都清楚,他数年来一直都在外面修炼,早就拥有了高级玄武境实力,更是开发出了精神之力,综合下来实力足有七八重玄武境。”死灵巫主吐出一口浊气,满脸敬佩道。

  “可即便这等强者,却在紫染城与段咫决斗中死去,可想而知,那段咫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可怕的程度。”

  “也正因为这样,当毒巫主说出这个名字时,我才会这般失态。”

  死灵巫主刚说完,毒巫主笑着摆手:“死灵巫主不必惊慌,这必然是重名罢了。我所说的段咫,仅仅杀了毒巫一脉少巫主,实力不过生武境后期,又怎么可能是那位段家家主?”

  “您觉得在这间隔不过数十天的功夫,一个生武境后期的武者,便变成斩杀阎王的那位段咫吗?”

  死灵巫主忖度片刻,微微颔首,显然觉得毒巫主说得在理。

  “我的确失了方寸,还请诸位见谅。”

  “呵呵,死灵巫主完全不用这般忧虑。”少魔巫主满脸自信之色。

  “我父在闭关之前便已是玄武境第八重的境界,如今出关在即,必然能拥有准地武境的实力,倘若在吸收了毒灵体,那绝对能攀升至地武境。”

  “到了那时,就算毒巫主招惹的是那段家家主又能怎样?只要有我父亲在,便是十名段咫也是不惧。”

  “少巫主言之有理。”黑巫主笑着拍手附和,其余巫主也全都跟着点头。

  死灵巫主微微一笑,也闭上嘴巴,暂时放下心中的那抹担忧,正准备开怀痛饮之际。

  “轰隆!”

  恰在此时,剧烈的炸裂声突然从外面传来。

  他拿着就被的手不由一抖,连忙扭头一瞧。

  却发现门口厚重的精钢大门直接被人踹飞,周围的墙壁崩裂,露出黑黝黝的破洞。

  与之同时,许多魔巫一脉的族人哀嚎着从破洞那砸了进来,全都没了声息。

  “各位巫主,有人强闯魔巫一脉!”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吼道,紧接着便没了动静。

  众巫主全都愣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

  这巫脉盛典已经举办了一百多年,被人强闯进来,这还是头一遭。

  这人哪来的胆子,居然还敢杀害魔巫一脉族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