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6163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嗯?”

  吕浮愣了下,面前这长相陌生的女人,声音竟然和花葵一模一样。

  “你是花葵?”

  “是的,我是花葵,被迫服用了易容丹药,所以才变了模样。”花葵点了点头,嘴唇轻咬,然后又喊道:“赶紧去向岛内汇报情况,段尺只这次是要拿下我灵药岛的节奏,千万不能让他得逞了。”

  “你说什么?!”吕浮闻听此话,吓得面色煞白。

  这几日,整个东下陆都在传段尺只的恐怖战绩,灵药岛内自然也不例外。

  大多数人谈及段咫之时,都是怒骂带脏字,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认为段咫是没长眼睛,居然敢杀他们灵药岛的副岛主,甚至还扣留了外交负责人。

  骂的人是一个比一个咬牙切齿,一个比一个骂得狠,恨不得将段咫亲手解决。

  但是当他现在真正面对段尺只时,他的内心只感觉到被一块无形的巨石压迫,嘴里不断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

  段咫恐怖的传闻,绝强的实力,以及无敌的气势,带给他的压迫感实在是浓。

  尤其是在段咫故意透露身份,释放出灵武境威压之时,他甚至只能跪在地上臣服,莫说是亲手杀了段咫,就算是与其正面对视他都做不到。

  平时嘴里叫嚣的那些话语,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显得可笑至极。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段咫将公户家族的老祖,公户齐天都一巴掌拍死了,这消息实在是太过骇人,给他带来的心理压力极其巨大。

  面前的可是五重灵武境都能杀死的绝世狠人,副岛主为了能留住花葵性命,甚至主动自杀身亡。

  单是从这里来看,就能推测出段咫究竟是有多么可怕。

  见吕浮在闻听段咫之名后,整个人神情木讷眼神呆滞的杵在原地,她是又气又急又担心。

  “老吕,赶紧走啊,还愣着干嘛?难道是要等段尺只出手,你才知道行动吗?”

  “哦……好……好的!”吕浮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他颤颤巍巍的自地上爬起,咬紧牙关,强忍着威压带给他的内心恐惧,就准备往灵药岛内部而去。

  但是段咫的眼神却霎时间横扫过来,当场吓得他魂飞魄散,六神无主,在眼神下再次软瘫在地的他,冷汗直冒。

  此刻段咫展露出来的,乃是一双冷漠到极致的眼神,就像是杀人无数的血腥屠夫,没我帅半点感情,又像是伫立于天地间唯一的神灵,万物都入不得他的眼,更像是于天地并列为三的魔鬼,令人恐惧至极。

  吕浮内心有种预感,只要他再敢动身,段咫会凭借眼神就将他彻底抹杀。

  再观黑衣人,此刻的他已经是五官扭曲,面色痛苦,五体投地的匍匐着,动都不敢妄动一下,他只觉得背脊上的冷汗正不断往外在冒。

  与吕浮一样,他甚至连一丝动身的勇气都没有。

  哪怕知道段咫要攻伐灵药岛,但他却没脾气起身去报信。

  其余人等发觉二人这般模样,均是内心轰鸣。

  这妮玛是神马情况?

  先前跟他们一起进山门的男子,居然并不是来求丹的,而且他自身似乎就有品阶很高的丹药,此刻更是悬浮在虚空中,喊出震耳发聋的喝声。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自对方这态度和言行来看,他貌似是来找灵药岛的麻烦的。

  这时,议事阁中,长老们接二连三的出现在门外。

  他们齐齐站在议事阁门口,目光一致的凝视着虚空中的段咫,只见段咫气势磅礴如神魔,威压恐怖似主宰,伫立于虚空中,超然出尘。

  “段尺只,你个卑鄙无耻的狂徒,不仅平白无故斩了公户家老祖,还杀了我副岛主,现在居然敢踏入我灵药岛境内,当真是过分至极!”外门长老一见段咫,当即怒骂。

  吕浮内心突然一梗。

  外门长老,铁骨铮铮?

  这家伙是没听说最近发生的大事吗?

  既然都清楚了段咫拍死公户齐天,逼死副岛主之事,此刻竟然还敢这般与之说话,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

  如此冒犯灵武境大能,难道他就不怕段咫抬手将他拍成肉饼吗?

  吕浮想法刚起,段咫眼中就闪过一道凌厉至极的精芒,目光直视外门长老。

  刹那间,四周的元气直接凝结,时空仿佛被定格,一阵令人窒息的杀意席卷方圆数百米,让全部人齐齐变色,而位于杀意中央的外门长老更是一阵窒息。

  随之而来的,是如天崩地裂,山塌海啸般的极境威压自段咫身上爆发而出,直接将灵药岛上空的云层冲散,将地上的草木卷起。

  外门长老位于威压冲击中央,他只觉得内心一沉,旋即这种沉重感就直接作用于他的肉身,到最后,他就像是背负了一座巨山。

  令人绝望的重力压迫着他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直接让他目眦欲裂,在拼尽全力之后,依旧没能抵挡住,最后膝盖骨直接断裂,身体摔倒在了地上。

  “混……混蛋!”外门长老骂了一句,双手随即撑在地上准备起身,但是无论他如何发力,背后的压力都越来越重,无法撼动丝毫。

  段咫身上传来的威压何其强悍,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浑身上下的细胞,段咫恐怖实力到了极致。

  威压越来越强,到了最后之时,外门长老 整个人都被压进了地面数厘米,他的肉身已经达到了承受极限,若是继续下去,他会被直接挤爆。

  众人内心均是一沉。

  单是凭借气势罢了,就将灵药岛长老压得起不了身,若是出手的话,怕是要将整个灵药岛都葬送。

  灵武境之威势,恐怖如斯!

  “段前辈,还请息怒,外门长老性子本就急,本次得罪了前辈,实在是无心之举,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他一马!”内门长老变通速度极快,见形势不对,当即服软。

  段咫丝毫不为之所动,依旧傲然而立,负手虚空。

  “我与你们灵药岛,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本来可以没有任何纠缠瓜葛,可惜你们非要来招惹我,为了得到我的丹药以及丹方,不仅歪曲事实,甚至还试图将我镇杀。”

  “既然你们埋下了因,那我自然就得来还你们果。”

  “今天,你们灵药岛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一个长老牙冠紧咬,面色悲愤:“我灵药岛副岛主已经自绝,替我们灵药岛赎罪了,莫非这还不够?你究竟还想让我们灵药岛死多少人?”

  “副岛主?他死之时,只让我不要杀了花葵,并没有说让我放过你灵药岛,况且这个世界是平衡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我只是在还你们个结果而已。”

  段咫悬浮与苍穹之下,蔑视着一众内外门长老,语气平淡。

  “再说,惹我段尺只,可不是死个人就能解决的,我必须要你们给个说法!”

  话音落下,语气里是不容置疑,威严的声音再次震荡乾坤,夹杂着舍我其谁,无敌一方的强者气势,蕴含着掌控一切,自信无比的王者气场。

  与天地齐高,与鬼神同德,与道合一,这就是段咫给人的感觉,仿佛天地间什么都不足以让他担忧,整个乾坤万物都不足以影响到他的心绪。

  开口的长老闻听此言,刚想辩驳几句,却被内门长老一把拉住,他盯着段咫,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段前辈,不知您想要个怎样的交代?”

  灵武境威能实在太强,破坏力已经不能用词语形容,东下陆任何一个势力在得罪这种存在之前,都得好生掂量。

  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将其抹杀之前,服软是最佳选择,否则一但撕破脸皮,那就是不死不休。

  俗话说得好,稳住别浪,猥琐发育。

  何况,而今的灵药岛没有高阶灵武境强者坐镇,唯一的岛主都在闭关,整个灵药岛恐怕都没有人是段咫对手,真要是和段咫起了冲突,那就是在自寻死路。

  思来想去后,内门长老非常识时务的认怂了。

  闻听内门长老的话,段咫轻轻摸着下巴,微微思考片刻,缓缓开口道:“我要的交代很简单,把你们灵药岛种植的全部植株都给我。”

  “不行!”

  段咫话声刚落,外门长老就大声呵斥,暴跳如雷,声音尖锐。

  灵药岛的底蕴就是灵草,而且灵药岛之所以可以与炼丹公会旗鼓相当,不仅仅是有一批精英级别的炼丹师,更是因为岛内种植了大量的灵草灵药。

  这些植株中有很多都价值连城,甚至整个东下陆都已经灭绝,只有灵药岛才存在。

  若是将植株全部赠与段咫,那都不用敌人攻伐,灵药岛自己就得覆灭。

  这相当于是要灵药岛自毁根基,是让整个灵药岛选择自灭!

  段咫冷笑道:“那就是没得谈了?既然没得谈了,那么便不用谈了,等我拿下了整个灵药岛,把你们都杀了,这些植株一样是我的!”

  “段前辈且慢,前辈,您这要求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要不您放放低些要求吧,只要是我灵药岛有的,我们都可以给你,但您张口就要我灵药岛全部底蕴,这未免也太过狮子大开口了。”

  内门长老面色阴沉,语气不悦的说道。

  其余人皆是点了点头,认为段咫的要求极为过分。

  段咫并不买账,反倒是露出一个霸道的笑容。

  “抱歉,今天我不是来谈条件的,我就是来狮子大开口的!”

  “灵药岛敢惹我,就得付出代价!”

  “谁不服,我杀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