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8004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临近中午,紫然城,生死决斗台。

  要说全城最刺激的地方,非这生死决斗台莫属。

  这是给紫然城彼此间有着深仇大恨的武修者决斗所用的场所,每年都有不少武修者因各种各样纷争踏上台上,进行生死之战。

  只要台上有人战斗,那么就必定伴随着伤亡,故生死决斗台又被称为生命决定台,意味着将决定对战双方的命运。

  此时,在生死决斗台四周围观了密密麻麻的观众,他们的目光无一例外,尽皆投注在台边侧的段咫和段贰两人身上,议论声更是接连不断的从嘴中落下,气氛热火朝天。

  “段壹自幼便是练武奇才,临近成年之际便得到奇遇,一举冲进四重入武境的层级,寻常人穷极一生都难以触及的境界,对他而言似乎只是小菜一碟,如今已然被紫然城评为最有希望于二十岁踏入生武境一列的妖孽天才,与他比起来,这段咫倒是显得有些低迷,真想不通他有什么勇气敢应战段壹发出的生死决斗。”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这段咫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从无法修武的废物层次一下子跳到九重肉武境的天才名列,在家族联谊考核上的表现可谓是惊为天人,连身为六重入武境的段全申都拿他没辙,兜里有着神秘莫测的手段。”

  “你的消息已经不灵通了,就在刚才,段咫直闯段家,扛起数吨重的人形雕塑,被证实为入武境,就是不知道具体是几重入武境而已。”

  “用屁股想也知道是一重入武境,七天前段吕两家联合中小型家族去燕家找茬时,段咫也不过是九重肉武境,能在七天里面突破入武境已然算走运的了,不可能更进一步。”

  “虽说按照你们的分析,段咫答应生死决斗无异于自杀式挑战,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看段咫的眼神,一如大海般平静,我觉得他肯定留有后手,不然也不会应战。”

  ..................

  在众人以及千寻如陌等城主府之人的见证下,段咫和段壹齐齐签订生死决斗书,同意接受生死对决,并附加赌注于上。

  这一场生死决斗,不仅仅关乎着两人的生命,还关乎着段家的主权和甜墨两女的未来。

  “段咫,”

  伴随着生死决斗台钟声响起,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段壹一步掠出,袖袍随风飘动,脸上挂满了傲然之气。

  所到之地,一股强悍的气息扫过四周,树木均是一阵摇晃,空气都有些混乱。

  燕吹雪神色凝重,走上前提醒段咫道:“虽然不知道你这几天在外面经历了什么,但万事要小心,这段壹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切记勿要大意。”

  “我知道。”段咫微微点头,末了又道:“没有人能在打伤我的朋友后还安然无恙,你受的伤,我会尽数替你讨回来。”

  话落,只见其迈出步伐,一路走过,空间动荡,气流四散,如似神王,强劲的气势扑面而来,令周边之人的心都是颤抖了一下。

  “只是朋友么......”燕吹雪虽有感动,但细思其中的深意,却又不禁抿了抿嘴,目光复杂。

  甜柔柔和墨落画似乎看出了她的心理活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连优秀如燕吹雪的人,在段咫这里也只能成为朋友,她们......还有机会吗?

  一时间,三女都陷入了一种自我否定的情绪世界中。

  “段壹少主,不要一下子击败对方,要慢慢磨,直到他绝望为止。”台下,段家之人中的段雕扯着嗓子,狠毒的道。

  旁边的吕茶裱以及其余的段家成员也尽皆附和,气势汹汹。

  “没问题。”段壹舔了舔嘴唇,落目于段咫身上,扭了扭手腕,嘴角勾起戏谑的弧度:“段咫,你知道你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不知道。”段咫摇了摇头,忽然一笑:“但是我知道,你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是什么。”

  “哦?”段壹挑眉一笑,阴测测的反问:“我能做什么愚蠢的事?”

  “站在这个战斗台上跟我决一死战,还不够愚蠢么?”

  “哈哈哈......”段壹放声大笑,可笑着笑着,却又露出了如死亡般的杀意眸色:“就冲你这句话,等下我会让知道什么叫做恐惧感。”

  段咫面无表情,目光幽幽:“我也会让你知道,对我身边的人动手的下场是什么。”

  空气中,迸发出激烈的无形火花。

  生死决斗,在两人目光交战的刹那,拉开序幕.。

  “嗡!”

  战局方一开始,段壹眼神便是猛然一变,杀意沸腾,好似从地狱归来的魔神一般。

  那浑身的气势如潮水般涌出,仿佛能吞噬一切,波动的内力更是显得凶猛十足。

  他一步掠过,速度之快,四周没有达到入武境修为的观望者几乎跟不上其移动视线。

  恍惚间,便见得一道人影欺身于段咫面前。

  段壹手臂一弯,劲力涌动,拳头上的力量如火光乍现,挥击的时候连空气似乎都能被震动。

  四周的人尽皆骇然。

  随便一拳,就能产生如此强的威能气势,如今的段壹实力当真是恐怖。

  段咫也是略感诧异。

  速度和力量都是一流,同阶层对决,段壹的战力确实可以吊打对手。

  怪不得自大无边,一副傲然姿态,属实有点水平。

  然而很可惜,这家伙并不太走运。

  因为他......遇见了自己!

  在外人眼中恐怖无比的一拳,在段咫眼中却如同女人一拳般,毫无杀伤力。

  他神色平静,毫无波澜,同样伸出一拳,对撞了段壹的一击。

  “轰!”

  两拳对撞,一股爆鸣声悄然响起,传荡在众人耳边,轰鸣不已。

  一股可怕的反震波从拳头交接处传开,掀起了一阵强烈的劲风,刮得四周树木瑟瑟发抖。

  段壹面色一变,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力量袭来,被震得倒退好几步,整条手臂一阵发麻。

  地面上,呈现出两条深深的脚痕,赫然是他先前为了抵御段咫拳力时所滞留的痕迹。

  反观段咫,他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有被段壹的拳力所冲击。

  此幕一出,全场哗然,惊呼声接连响起。

  “不会吧,对轰一拳竟将四重入武境的段壹打退好几步?”

  “我以为刚刚两人对轰一拳会是段咫倒飞出去,未曾想到段壹会处于下风,不可思议!”

  “得了吧,我猜先前只是段壹并未认真,仅是出手试探而已。”

  “我也觉得,以段壹四重入武境的实力,在这紫然城的年轻一辈中乃王者水平,没有人能硬接下他的一拳后安然无恙的,想必是故意装出那般模样,让段咫有赢的错觉。”

  ..................

  一伙人争执不断,口诛笔伐,就差没打起来。

  而看着段咫一拳打退段壹的燕吹雪等人则是脸上一喜,原本担忧的神色也尽数消散。

  段壹作为四重入武境强者,实力极其棘手,而七天后归来的段咫修为她们纵使不得而知,但想来也不会高于段壹。

  两者对决,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万万没预料到的是,起初的一个照面居然是段咫占了上风,当真是不可思议。

  “莫非,他隐藏了实力?”千寻如陌见得此幕,暗自碎念。

  四重入武境和一重入武境差开三个层次,不管段壹再怎么放水,也不可能出现像刚才那样的情况。

  作为和段壹同辈的人,她太了解这家伙的性格了,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之下,段壹是不允许让自己丢脸的。

  换而言之,那一拳对碰的结果,恐怕连段壹本人都没有料到。

  段雕和吕茶裱以及段家的成员们脸色都有些难看,特别是欧阳霜,眉头皱的十分紧。

  第一个照面的失利,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壹哥,不要掉以轻心。”

  “放心吧霜儿,击败这小子对我而言易如反掌。”段壹扬了扬手,表面淡然无比,实则内心一阵恼火。

  本以为随便一拳就能将段咫打得落花流水,毫无招架之力,却不曾想过段咫藏有那样的力量,属实失策。

  开局的失策,也让他变得心浮气躁起来,已然没有了原先那样戏耍段咫的想法,反倒是麻利出击,先给对方点教训。

  凶猛一拳往段咫的胸口打来,神速如电,拳到中途,内力陡然抢上,后发先至,撞击段咫面门,招术之诡异,实是罕见。

  重拳击来,劲风往外扩散,吹得段咫碎发飘乱,但却并未让他脸上出现一丝慌乱。

  只见他右脚实,左脚虚,脚步往地面伸张开来,整个周身仿佛多了一股威严的气势。

  两只手粘连粘随,入武劲发出,虚空画圈,似乎在摸着一个无形的球。

  段壹一拳落来,竟如同打在海绵之上,丝毫未伤到段咫。

  不等他反扣一拳,一股反震力从段咫拳头上爆发,使得其身子不由主的向后倒退几步。

  经过好半晌的竭力控制,段壹方才站定。

  众人见得这个情景,齐声惊噫。

  段咫只是稍微摆了个架势,轻轻一推,竟让段壹那一拳中的千百斤的力气犹似打入了汪洋大海,无影无踪,无声无息?

  甚至,段壹的身子还被他自己的拳力带得后移好几步?

  开玩笑的吧!

  “还有这种事?”生死决斗台上,段壹先是一惊,随后目光一寒,快拳连攻,臂影晃动,便似有数十条手臂,数十个拳头同时击出。

  下方,见得这等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城主府等人暗自心惊。

  怪不得身为燕吹雪会败于段壹手里,单论段壹出拳的速度,就已经可怕到极致了。

  没有达到入武境,怕是瞬息间就得被打残,命悬一线。

  反观段咫,他仍旧是一脸轻松的模样,提手上势,右捺左收,整个好似与风融为一体,变得轻柔温软,但又让人感觉里面潜藏着无限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

  在段壹无数拳头落来的瞬间,段咫手眼相应,以腰为轴,移步似猫行,虚实难以分清。

  令人愕然的是,他并没有去躲避段壹的拳头,而是同样出拳,如行云流水般,潇洒无比对上段壹袭来的拳头。

  “砰砰砰……”

  比武台上,根本看不到拳头触碰的场景,只有一阵又一阵的拳头对碰声悄然响起。

  段壹的面色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为了练习拳的速度,他近些日一直沉入水底挥拳,非五重入武境,决然无法捕捉到他拳头移动时的轨迹。

  然而,段咫做到了。

  这个家伙静如山岳,动如江河,挥拳时蓄劲如开弓,发劲如放箭,每一拳都能和自己对上,竟未漏过一拳。

  该死!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居然能比肩身为天才的自己?!

  几番对拼下来,段壹只觉上盘各路已全处在段咫双拳的笼罩之下,无可闪避,无可抵御。

  深呼吸一口,他只能运劲于背,硬接段咫这一掌,同时右拳猛挥,只盼两人各受一招,成个两败俱伤。

  出人意料的是,段咫不急不慢,眼睛半眯半合,全身心放松,好似一艘飘荡在大海的方舟,随波飘摇。

  在拳头即将打中他时,他旧心如止水,脚步画圈,呈弧形式螺旋形,转换圆活不滞,动作如行云流水,轻柔匀缓。

  终于,段壹的拳落于他身。

  可是,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一拳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弹开,落于空处。

  目睹全过程的千寻如陌瞳孔一缩,愕然万分。

  “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这是太极武学中的弹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