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7677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距离北家内院有着三百米距离的一处阁楼屋顶。

  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正趴在那里,一杆破甲弓放在他面前,散发着死亡般的幽冷寒意。

  此人名叫弓长张,是自由帝国弓弩师联盟中的二品弓弩师,算得上精英射手,同时还是北壁的好友。

  今天上午,他接到北壁的求助后,当即坐马车来到了紫然城,并带上了一个徒弟,顺便给其增加一些经验。

  刚刚那一箭,就是徒弟发动的。

  可惜,没有打中!

  “师父,实在抱歉,我没能一击必杀!”

  “没事,不要暴露你的位置,隐藏好,接下来让我了解他。”听着传音石那边传来的歉意之声,弓长张并没有过多的责怪。

  那段咫不是一般的人,徒弟搞不定很正常。

  只见其掐了一个诀法,大幅度增强视力精准度,不一会儿便找到了段咫所在的位置,旋即娴熟移动破甲弓,一拉一放。

  “嗖!”

  剧烈的破风声陡然响起,破甲箭撕裂空气,穿破冰雾,以着匪夷所思的速度,射杀向段咫。

  死亡的爪牙不断向段咫逼近,音爆声如同它发出的猖獗之笑。

  见段咫一脸不知情的样子,弓长张知道对方难逃破甲弓的穿心一箭,便欲收起破甲弓,准备宣告行动结束。

  可突然,他的瞳孔却是一缩,脸上满是骇然。

  破甲箭明明射中了段咫,可却没有鲜血飚射的画面。

  再度定神一看,弓长张只觉得头皮发麻。

  视线下,段咫安然无恙,在其后方却多了一个破甲弓击造的土坑。

  “这怎么可能?!”弓长张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他那一箭确切的打中了段咫,不偏不倚,毫无任何误差。

  照理来说,段咫不死都要残。

  可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见鬼!”弓长张狠狠一咬牙,再度将破甲弓对准段咫。

  “轰!”

  又是一箭落下,由于没有拿稳破甲弓,后坐力袭来,让弓长张的脸被反弹了一下,肿的老高。

  但他没有在意,而是死死的盯着段咫,想要亲眼看着段咫脑袋爆开,现场死亡的画面。

  岂知,视野里的段咫仍旧毫发无损,往前移动着。

  而原先段咫站立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土坑,正是破甲箭造成的。

  “还是没中?”弓长张身心一颤,脑袋里一万个问号,憋屈感扑面而来,让他几欲窒息。

  他带着徒弟来杀敌,本准备在徒弟面前秀一手,结果两次都没杀掉敌人,简直丢脸至极!

  可想确认一下破甲弓是否正常,可余角里面,却看见一位身影单薄的男子站在旁边,负手而立。

  那幽幽的眼神落来,如同死神的怜悯,悲鸣着一个可怜的人。

  “你......你......”

  “噗嗤!”

  话还没落下,弓长张的心脏便被贯穿,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叮,宿主击杀一位二品弓弩师,完成一个你好坏啊让人家射不中你之干得漂亮秀,天秀值+3333,余额为87739。】

  段咫抓起弓长张的尸体,身影悄然消失。

  再度出现时,已经落在了对立面的一处屋顶上。

  在此处,趴着一个狙击手。

  此人,正是弓长张的徒弟——支昂张!

  他现在很沮丧。

  今日跟随师父弓长张来执行任务,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机会。

  为了此次任务,他准备的极其充分,甚至高度集中注意力,不允许自己错过任何一个视角,想要全心全意将自己的优秀呈现在师父面前。

  先前那一箭,他明明瞄准了段咫,百分百能命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该要被打死的段咫竟在最后一刻闪躲开来,安然无恙的活着。

  一箭失利,师父弓长张虽然不介意,但从不让他继续开箭,转为自己动用破甲弓一事便可以看出,弓长张明显对他有些失望。

  怀着忐忑的心情,支昂张打开传音石,询问道:“师父,目标人物被你解决了吗?”

  这话落下,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个煞笔。

  以自己师父的超强实力,又岂会解决不了段咫?

  想到这里,他急忙改口:“师父,任务已经结束了吧?”

  然而,传音石中没有半点声音,静谧一片。

  支昂张一愣:“师父,你在吗?”

  那头仍旧没有回应。

  支昂张眉头一皱。

  难道是传音石坏了?

  刚欲检查一下传音石,却发现背后寒风阵阵。

  支昂张身影一滞,偏头一看,双目猛地一缩。

  自己的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单薄的人影,在其手中,正抓着一具尸体。

  待得看清尸体的面貌时,支昂张目瞪口呆,如遭雷击般呆滞在原地,完全没有了反应,只觉得四周空荡荡的,风像无情的箭,扎进自己的心窝里。

  尸体......正是弓长张!

  他的师父......死了?!

  “咻!”

  不等支昂张做出任何逃窜的姿势,一股劲道激射而出,洞穿了他的脑袋。

  黑暗,一下子笼罩支昂张眼前,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意识却逐渐消失。

  最终,生息全无。

  【叮,宿主击杀一位准二品弓弩师,完成一个杀人师父还杀他之你有点过分了可我喜欢秀,天秀值+2222,余额为89961。】

  段咫眼神漠然,另外一只手抓起支昂张的尸体,身影悄然消失在原地。

  再度出现时,已经到了北壁等人面前。

  此时,他们正警惕的打望着四周,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满是戒备和紧张。

  “哒哒哒......”

  蓦然,一阵脚步声在地面上传荡开来。

  声音不大,但在北壁等人耳里,却如同巨石砸入大海,激起了一片浪花。

  所有人统一看向后方,便见得冰雾逐渐消散,段咫神闲气定的走来,一尘不染。

  他的两只手里,各自抓着一个人。

  弓长张和支昂张!

  此刻的两人已经没有了生机,段咫犹若扔两只死狗般,将两人扔在北壁面前。

  “这......”北壁脸色苍白如血。

  弓长张作为他的好友,拥有着二品弓弩师之能,埋伏暗杀的实力可谓是一等一的存在。

  结果,五分钟还没过去,就被段咫揪了出来,连带着徒弟一并被杀?

  段咫扫过眼前剩下的人,摇头嗤笑:“自以为是的人只活在自我禁锢的世界里面,根本不知道天空之辽阔,皓月之光辉。”

  话音刚落,他一指点出。

  一股劲道掠过虚空,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洞穿了北家一位红衣高层的脑袋。

  “大哥!”白衣高层目眦欲裂,咬牙切齿:“段咫,我跟你拼了!”

  可还没等他动手,额头上却突显一个血窟窿,鲜血滚滚流下,在他那瞪大的双眼下,恣肆流淌。

  随即,又是两股劲道弹射而出,接连带走两人。

  至此,北家几位高层,尽皆葬命于此。

  这一刻,整个内院,只剩下北壁和两位护族老者。

  【叮,宿主击杀我都不想报数了的菜鸡,完成一个要杀能不能一起之别过一会儿杀一个很烦的诶秀,天秀值+1111,余额为91072。】

  “真是浪费我时间。”段咫扫了扫衣服上的血渍,目光幽幽。

  话语间,他缓缓踏步,逼近北壁。

  两个护族老者知道此时若不出手,再等一会儿就晚了。

  想罢,两股恐怖的气势从他们身上自四周散开,植物俯首,动物颤抖。

  “融合!”

  异口同声之下,二人身上同时发出了金色光芒,接着重叠在了一起,化为了一个人。

  此人并非老者,而是个年轻男子,可谓是容颜焕发,柳骨颜筋,龙威虎震,浑身上下,回荡着一阵阵如海洋般的澎湃力量,向四面八方汹涌冲击而去。

  数道因气势而形成的飓风悬空而起,可怕的威势爆发在其周身,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咆哮。

  整个内院上方的白云急速散开,飞速流动,土地隐隐都在颤抖。

  北壁没想到护族老者们一出来就用大招合体技能,毕竟这玩意一般是到了生死关头才能用。

  由此可见,段咫带给他们的棘手性有多高!

  融合后的年轻男子自称左思,他傲然一笑,握了握手,一股宛若黄河长江般的汹涌力量顿时涌来。

  那种感觉,好似只要轰出一拳,能将一切都给打爆。

  这,赫然到了生武境的门槛!

  “只可惜融合的时间仅有五分钟,不然天下无敌。”左思唏嘘一声,眸中掠过一丝杀意:“不过,五分钟已经足够杀了这家伙。”

  喃喃自语声刚落,气冲斗牛,地震山摇的力量轰然从他身上爆发。

  以他双脚为中心的地面纷纷断裂,泥土从内由外的散开,一丝丝尘雾飘散而起,形成气旋,不断的环绕在他周身。

  “咻!”

  撕裂空气的声音悄然响起,左思化作一道蓝光,几乎是零点几秒的时间,便闪到了段咫的面前。

  横向勾拳大力击出,笔走龙蛇,横扫千军。

  生武境的一拳,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穿阁楼,段咫若强行接下,必当重伤。

  北壁暗惊,左思的一拳,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惊为天人,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准生武境的范畴,当真是神乎其乎。

  有着生武境之力加持在身,那段咫必死无疑。

  反观段咫,面对左思这排山倒海的一拳,他面不改色,平静如水,双手并拢掐诀。

  “轰!”

  在段咫摆架势之时,左思的拳已经完全落在了他的身上。

  “嗯?”一拳落下,左思神色一变。

  他的一拳落在段咫身上,就和打中了冰块似的,毫无击中人的实体感觉。

  果然,伴随着一阵哗啦声响起,被打中的段咫直接化为一阵冰块,掉落在地。

  这竟然是......冰分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