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6727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地洞气氛尽显尴尬。

  皇甫胤雅活到现在,从未觉得这么囧过。

  她竟然碰了段咫的......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

  要是身子能正常活动的话,她一定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段咫面色如常,也没多说什么。

  女人嘛......

  到了一定时期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作为一个烛照天下,明见万里,雨露苍生,泽被万方的优秀男生,自然会选择原谅她!

  【叮,恭喜宿主完成一个我信你个鬼之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的瞎扯秀,天秀值+200,余额39600。】

  他面色一凝,两只手指尖相对,悬在腹部中央,宛若修炼一般。

  不一会儿,体内的医品内气尽数被其调动了起来,涌动在了手掌上。

  三分归元针灸之术以三元为主,生得三针,三针生三阴,再降三阳,直至三元催化,一气周流,可得归元之力,通全身脉络,焕发强大的生机力量。

  伴随着医品内气入驻三枚冰魄银针,一缕飘渺的厚重之气缓缓浮现,透过归元桥梁,传入了皇甫胤雅的体内。

  刹那间,一股暖流行驶于其身,生机乍现。

  “哦......”

  一阵酥麻的快感涌上心头,让皇甫胤雅忍不住嘤咛一声。

  生机过甚而引发的欲火缭绕,更是令她眼神迷离,理智逐渐消散,双手不自觉的往段咫身上探索而去。

  “清醒一点,我是个正儿八经的人,注意节操。”段咫忽然来了一句话,一下子点醒了皇甫胤雅。

  她面色顿时涨红,如同熟透了的山柿子,红晕鲜艳无比,直接蔓延到了身后的颈间。

  “对不起,我......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段咫默然不语,维持着三分归元针灸术。

  皇甫胤雅则是竭力闭嘴,压抑着快感涌来的声音,纵使耳根发热,身子软软娇娇,她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动静,避免丢人现眼。

  六分钟过去,治疗结束。

  【叮,宿主花费5000点天秀值使用‘医神附身’,治愈一位生武境修士,天秀值+6000,余额为40600。】

  段咫内心暗惊。

  救人居然帮他加了这么多天秀值,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果然,修为越高的人,能给他带来的天秀值就越多。

  暂压杂念,段咫手一收,飞速取下扎在皇甫胤雅身上的冰魄银针,随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叹了一口气道:“好了,你身体的伤已经搞定。”

  “啊?这么快就结束了?”皇甫胤雅红着脸,仿佛意犹未尽。

  因生机浓郁,她身体各项机能都在高速运转,此刻已然香汗淋漓,婀娜丰腴的身子在汗水的笼罩下,散发着一股妩媚娇柔的气质。

  段咫竭力不去看它,避免干出什么过不了审的事情。

  大姐,你丫的倒是舒服得不行,我他喵站在这里跟个太监上青楼似的。

  呵,女人!

  见段咫面色怪异,皇甫胤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话说的太令人误会,脸蛋愈发羞红。

  “这个......我......”

  “一般而言,女生欲望要比男生强,我能理解你的所作所为。”段咫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

  “你现在看看身体恢复得如何,虽说伤势已经痊愈,但我发现你的修为却一直被压制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皇甫胤雅苦笑道:“那是因为和能源兽对战时,我使用了免伤秘法而出现的副作用,近三天里面,我都无法使用修为,相当于一个普通人。”

  这种事情其实不能说出来,一旦外人知道她此时没有半点威胁力,那么很容易做出一些对她不利的事来。

  但她相信段咫不会,否则对方大可不必救自己,直接趁热不就行了?

  更何况,先前她做出那般羞耻的动作,段咫却仍然保持着刚正不阿的品性,高尚无比。

  光论这份崇高的品德,远远不是一般男生可以比拟的。

  段咫听得这话,眼前顿时一亮。

  既然皇甫胤雅修为暂无,那岂不是意味着对方远不是自己的对手,那么推倒一事不就水到渠成了?

  想到这里,他飞速的查看了一下天秀任务(狗熊救美)进度,发现皇甫胤雅对自己的好感度已经达到50%以上,只要推倒对方,便可完成此任务。

  “嘿嘿嘿......”

  段咫嘴角一掀,露出了一抹邪笑。

  “你......你干嘛?”见段咫表情忽变,皇甫胤雅美眸生惊,连忙往后挪动身子。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表里不一的禽兽吧?

  该死!

  她就不该透露免伤秘法的副作用一事,这下完了,怕是要失身!

  “你说我要干嘛?”段咫伸出手,抓住皇甫胤雅的左右臂。

  刹那间,一股柔感肌肤触感席卷全身,让他异动纷纷。

  “混蛋,你要是敢玷污我的清白,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皇甫胤雅俏脸生霜,咬牙切齿。

  段咫不予理会,一把将她推倒在床。

  看着那不断挣扎的妙曼身姿,一阵躁动感蠢蠢欲动。

  “我跟你拼了!”

  眼看着绝望来临,皇甫胤雅不管不顾,愤然爬起,扑冲向段咫。

  然,由于身体刚恢复,状态太差,导致心有余而力不足,撞击力过于弱小,反倒像是情侣投怀送抱般,倒入了段咫的怀中。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段咫看着满目通红,窘迫欲死的皇甫胤雅,眼神古怪:“大姐,我只是想推倒你一下,没什么其它的意思,你可别想拿着谩骂我的借口,假戏真做,无声息间取我贞操!”

  这话一出,轮到皇甫胤雅懵了。

  段咫不是要对自己做那种人神共愤,畜生之事么?

  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

  不对!

  她没错,明明是这家伙先动的手!

  特别是后面的话,更是让皇甫胤雅娇愤道:“谁要夺你贞操,明明是你先那个我,所以我才会反抗的。”

  段咫没有回应。

  他的耳边,正回荡着系统提示声。

  【叮,恭喜宿主完成天秀任务(狗熊救美),由于宿主卡bug,故意钻空子,以单纯的推倒来代替真正意义上的推倒,严重缺乏灵性,下流卑鄙不要脸,完全辜负了广大观众对你的期待,经过万千书友的联合抗议,系统决定将此次奖励冻结,不予发放,以表惩罚,tui,渣男,我代表月亮鄙视你!】

  “......”

  段咫杀人的心都有了。

  麻痹的,任务只是要求推倒皇甫胤雅,又没指名说要啪她,为毛说自己违规?

  我日昍晶!

  这憨批系统分明是自己文化水平不过关,居然将错误归咎在他身上,简直脑瘫!

  “冷静,放下问候父母之言,关好奔腾的草泥马,收起四十米大刀,要做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段咫深呼吸一口气,压下所有情绪,看向怀中的皇甫胤雅,只觉得一阵温香扑鼻而来。

  老实说,这女人真的挺漂亮,且韵味十足,偶尔有点天然呆,但却不影响那高贵典雅的姿态。

  见得段咫一直盯着自己,后知后觉的皇甫胤雅连忙睁开其怀抱,背过身,满声娇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在想什么,休想用推倒我玩一玩的借口来搪塞此事,告诉你,我并不蠢。”

  “是么?”段咫掐着下巴,似笑非笑。

  “那我就来出题考考你,请听题。”

  “一男一女去上坟,两人哭的是同一个人,男人哭的是丈人的女婿,女人哭的是女婿的丈人,题目中的男人和女人到底什么关系呢?”

  皇甫胤雅身影一顿。

  她眯着眼睛,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个男人哭的是他丈人的女婿,这就意味着他也娶了丈人的女儿,他和这个女婿的关系可以称为连襟,也就是两者都娶了他丈人的女儿,和死者为同辈男子。

  这个女人哭的是女婿的丈人,说明这个女人是和她丈人一辈的,既然是她女婿,那她和女婿的丈人乃夫妻关系,也就是死者的妻子。

  一个是死者的连襟同辈男子,一个是死者的妻子,假如自己是死的这个人,哭的这个女子便是妻子,哭的这个男人便是娶了妻子的姐姐或妹妹的人,所以哭的这个女子和哭的男子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由于没说这个哭的男人娶的是自己妻子的姐姐还是妹妹,所以这个女的可能叫这个男的为姐夫或者妹夫,这个男的则是叫这个女的为小姨子或姐姐。

  想通这些后,皇甫胤雅立即将自己的见解吐露了出来,并且冲段咫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似乎在说这点题目根本难不倒自己。

  然,段咫却是摇了摇头。

  “回答错误!”

  “为什么?”皇甫胤雅一脸不解。

  她的推理有理有据,不可能是错的。

  段咫站起身,背负双手,出言道:“我又没说这个男人性取向正常,没准他喜欢男的呢?”

  此话一出,地洞内鸦雀无声。

  皇甫胤雅眼神从诧异,变成惊愕,再变成无语,最后化为一连串的问号。

  “这......这也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