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9125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段咫满心唏嘘。

  他一直觉得上一世的自己很不幸,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不知亲情是何物。

  可当他如今知晓甜柔柔身世时,见到其遭遇和处境时,竟不禁觉得,上一世的自己还是挺幸运的。

  至少,他拥有着决定自己人生的权力,而不是一具任人摆布的傀儡。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在没有目睹更大的不幸之前,现在偶尔的不幸也是幸福的。

  “柔柔,这件事我来帮你解决,放下那根烟斗,别作践自己。”

  说着,段咫蹲了下来,顺手帮甜柔柔将衣裳遮掩好。

  那清澈的眼神,不夹杂一丝的欲望。

  这一刻,甜柔柔麻木的双眼中,突兀的映入了一抹光芒。

  纵然这抹光芒渺小无比,可却如太阳般温暖,似清水流淌干涸之地,填补了她那被撕裂的伤口。

  “谢......谢谢......”

  泪珠,就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从她眼眶中唰唰低落在衣裳之上,浸透一片。

  段咫拍了拍甜柔柔的肩膀,细声给了几句安慰,随后起身,走到了朱肉埔面前。

  被他那么一摔,朱肉埔满脑子都是星星,昏昏沉沉的爬起来,站都站不稳。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又见得罪魁祸首处于身前,站姿嚣张,一时间不由得气到爆炸。

  “好胆,居然敢对燕家商会的管事动手,你他娘的活腻了?!”

  段咫嗤笑一声:“管事?不应该是垃圾吗?”

  朱肉埔面色一僵,脖子都红了一圈。

  “混账东西,有种你再说一次。”

  段咫双眼斜视,徐徐吐露两个字。

  “垃~圾!”

  “你......”朱肉埔面色铁青,头发都炸毛了。

  他下意识想握拳锤死段咫,可也知道不是其对手,只得忍住。

  “甜柔柔,你有种,故意找来个帮手来存心挑衅我是吧?”

  “很好,你这招做的确实不错,我现在也成功被你激怒了。”

  “你等着,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紫然城待不下去。”

  甜柔柔嘴唇一白,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见段咫冷笑一声。

  “好大的权威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燕家商会的老板,连你这样的垃圾都能招聘进来,还当任了管事,看来燕家商会也不过如此。”

  朱肉埔张嘴欲怼,却听得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在燕京商会做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敢这般嘲讽燕家商会的人。”

  只见一位身披绫罗细衣的男人迈步走来,面容和朱肉埔有几分相似,但体型却没有他那么肥胖,反倒是标准身材。

  在男人身后,还跟着数位武修侍卫,大多是一二重肉武境。

  此人名为朱肉涝,是朱肉埔的亲哥哥,也是燕家商会的大管事,负责管辖像朱肉埔这样的小管事。

  “哥,你来的正好,这家伙蔑视燕京商会规定,不分青红皂白公然对我动粗,赶紧给我弄死他。”一见男人,朱肉埔脸色一喜,屁颠屁颠的冲了过去。

  朱肉涝眉头一皱:“我不是说了么,外人面前叫我大管事,以免被人议论。”

  “对不起,我一下子忘记了。”朱肉埔连连屈身致歉。

  “下次注意。”朱肉涝提醒一声,旋即饶过他,走到了段咫面前。

  眼前这人披着风衣,戴着面具,纵然看不清面容,可从那单薄的身子骨来看,倒也不是什么狠角色。

  “燕家商会有规定,只要是闹事者,尽皆打断双腿,你是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段咫淡淡的道:“你可以来试一试。”

  “够有种的,我喜欢。”朱肉涝忽然一笑,声音中却满是冷意。

  他转过身,朝一群武修侍卫使了使眼色,后者立马会意,围向了段咫。

  “就凭你也配跟我斗?不知死活!”朱肉埔见得此幕,嘴角不由得掀起了一抹狠毒的笑意。

  “砰!”

  想法刚落,一道身影悄然飞出,径直砸在了朱肉埔的脚下。

  撇过跟前口吐鲜血的侍卫,他愣了一下,抬头一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十多个侍卫围剿段咫,却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全部被打趴在地,七零八散,哀嚎遍野,就好似群羊一般,被一只老虎尽数屠灭。

  此等实力!

  此等速度!

  这......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

  甜柔柔彻底傻眼。

  原以为段咫只是个普通人,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武修者,而且还是这般强大。

  反观朱肉涝,一滴汗水猛地从他额头划下。

  这一瞬间,他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觉得一阵凉意直冲天灵盖,一颗心犹若石沉大海般,深不见底。

  可怕!

  太可怕了!

  眨眼间的功夫干翻十余人,而且还不喘一丝气,游刃有余,毫发无损。

  如此能耐,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咻!”

  一道黑影掠过眼帘,恍惚间,朱肉涝的面前多了一个人。

  面具下,浮现着一双冷冽的眸子。

  那眼神扫过来,使得整个四周的气氛不自觉的冷峻了下来。

  恐怖,在一刹那蔓延朱肉涝全身。

  他瞳孔骤缩,面色苍白,后背已然被汗水打湿透彻。

  “这里是燕家商会,别以为有点修为就可以嚣张,你若是敢动我一下,保证你......”

  “啪!”

  朱肉涝话还没说完,段咫一巴掌甩来,直接落在他的脸上。

  “你......你踏马敢打我?”朱肉涝捂着脸,眼里迸射出愤怒的火花。

  “为什么不敢打你?”段咫嗤笑一声,又是一巴掌甩在朱肉涝的脸上。

  “先前那一巴掌,是你冒犯我,让人对付我。”

  “至于这一巴掌,是你觉得我不敢打你,于是我给你验证一下。”

  “我去你大爷的!”朱肉涝双手紧紧握住,眼眶发红,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就要锤死段咫。

  “砰!”

  可还不等他过来,段咫一脚踹出,直接将其踹得倒退好几米远,最后还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

  “本来你我没什么恩怨,但你非得要替你那个垃圾弟弟出头,怪不得我。”

  他一边说,一边逼近朱肉涝。

  朱肉涝满脸狼狈的爬起来,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格外可怕。

  胸口处传来的疼痛,远不及愤怒的火焰。

  他有种想和段咫拼了的冲动,但他又知道自己根本敌不过段咫,只能强忍着怒意,压抑着怒火。

  “你等着,我叫人!”

  “我帮你一把。”段咫又是一脚踹在朱肉涝身上,送了他一程。

  待得对方爬走后,他撇向朱肉埔,淡淡的道:“甜柔柔的卖身契拿来。”

  “这.......”朱肉埔明显有些不愿意。

  “砰!”

  段咫袖袍一甩,一股肉武劲飞出,轰击在朱肉埔身上。

  顿时,他到吐一口鲜血,身子砸在了过道上,骨头都碎了一些。

  “还犹豫吗?”段咫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朱肉埔。

  “饶......饶命......”朱肉埔含着鲜血,用尽全身力气,从衣侧内拿出一堆卖身契,找出了属于甜柔柔的那一份,接着颤颤巍巍的递给段咫。

  “早这样多好,非得逼我动手。”段咫叹了一口气,拿起卖身契,扔给了朱肉埔一个金币。

  “我向来是个讲道理的人,你用二十银币买了甜柔柔,我现在用五倍的价格将她买回来。”

  说罢,他返回到甜柔柔面前,将卖身契塞到其手中。

  “你......自由了!”

  甜柔柔躯体猛地一震。

  她看了看卖身契,再看了看段咫,心像是断流的河床被涓涓的细流慢慢滋润,一股暖烘烘的热潮涌遍全身,使得泪水瞬间从眼眶中流出,轻轻地滑落到嘴边。

  这泪不苦,很甜!

  “撕拉......”

  甜柔柔一边流泪,一边疯狂的将卖身契撕碎,情绪颇为激动。

  段咫并未打扰。

  当一只被困束在牢笼中的鸟重获天空时,那舞动的翅膀不是为了飞翔,而是为了迎接迟来的自由。

  【叮,恭喜宿主完成一打多人秀+怜香惜玉秀+惩恶秀+暖男秀,触及四连秀,天秀值+888!】

  ..................

  另一边,被踹跑的朱肉涝在路上见到了自己的舅舅,也就是徐姓鉴宝师——徐鲲!

  “你的脸怎么了?”徐鲲撇过朱肉涝的脸,皱眉道。

  朱肉涝有苦难言。

  他在燕京商会风光这么多年,今天是最憋屈的一天。

  “舅舅,我这脸是被人打的,刚刚有个人来燕家商会闹事,打了朱肉埔,我为其出头,但对方有点功夫,我身边的人压根拦不住他,那混蛋还藐视舅舅的威严,说哪怕是舅舅过来也是个弟弟。”

  朱肉涝不断的添油加醋,无中生有,不停的往段咫身上泼脏水。

  果然,听得这些话后,徐鲲的脸上立马黑了下来。

  “带路,我倒要看看谁敢如此嚣张!”

  朱肉涝二话没说,一路带着徐鲲走过,半途中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舅舅,你不是在拍卖鉴宝室吗?怎么跑到拍卖结算室去了?”

  “今天遇见了一个拍卖极品入武技的大人,风尘大师赠予了对方天字号令牌,并让我想办法与其交好。”徐鲲略微迟疑,还是将此事说了出来,想给朱肉涝长一长见识。

  “就在刚才,那本极品入武技在拍卖场上卖出了一百万金币的价格,我现在要将结算完的钱交给那位大人,攀个交情。”

  朱肉涝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

  极品入武技?

  天字号令牌?

  一百万金币?

  震惊点太多,让他差点没一个踉跄摔翻在地!

  好半晌,朱肉涝才压下骇然欲死的心情,吞咽了一下口水:“舅舅,那个大人究竟是何来头?”

  “不清楚,但能卖极品入武技的人定然不是寻常之辈。”徐鲲微微摇头,又道:“等下解决完你的事,我可以带你去见见那位大人,混个眼熟。”

  “好好好,谢谢舅舅。”朱肉涝欣喜若狂,激动不已。

  徐鲲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随着朱肉涝来到天字号休息间的过道,他立马看到了躺在地上,横竖七八的十余个武修者。

  他紧皱眉头,不免有些无语:“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一个?”

  “对不起,给舅舅丢脸了。”朱肉涝有些羞愧的道。

  徐鲲皱了皱眉头:“他人呢?”

  “诺,就在前面!”朱肉涝指了指某位,仇怨道。

  徐鲲抬头望去,总觉得那个背影十分熟悉,心里忽然涌过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朱肉涝早已冲了过去,看着被打伤的弟弟朱肉埔,他是又怒又气,咬牙切齿。

  “狗杂种,我舅舅来了,你死定了,等下就让你五马分尸!”

  “哦,这么快就找来帮手了?”段咫眉头一挑,转了身来。

  “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小角色,能让你这般嚣张。”

  朱肉涝目中喷火,喝道:“放肆,我舅舅可是燕家商会的高级鉴宝师,受万人敬仰,结识的大人物不计其数,你竟敢叫他小角色,我宣布你命没了!”

  他这话说的十分有底气,包括被其扶起来的弟弟朱肉埔也是脸露狰狞。

  “哥,一定要让舅舅......给我报仇!”

  朱肉涝满脸残忍:“放心吧,今天他不死,我脑袋当球踢!”

  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在段咫转身的刹那,后方徐鲲身子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舅舅,你听见了吧?这贱种狂妄得不可一世,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一定要好好......”

  朱肉涝话还没说完,却见后来居上的徐鲲面无表情,忽然大吼。

  “跪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