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断指 6844 2021-02-08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个天秀系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约过了十分钟,段咫和黑罗煞来到了太阳酒楼。

  在太阳雾城,太阳酒楼是整座城市最大的一家酒楼,整体是特别流行的英国作风,墙壁上的画七扭八歪,也只有真正懂得的人才能欣赏的来了。

  打开酒楼大门,段咫二人前后进入了酒楼。

  霎那间,一声强劲的鼓声飘扬而来,整片空中都充满清新空气,所到之处全部是嚣张的呼吁,传过一阵阵沉寂没落的气味。

  远远看去,是喧嚷的人潮、妩媚多姿的女人以及年轻气少的男人,就算是酒楼毫不起眼的角落,也都弥漫着高脚杯的相撞及放肆的大笑,幽暗的灯光催眠着各式人心。

  酒楼本就是各式人等挥洒金钱和欲望的聚集地,引来许多内心深处渴望得到需求的人。

  好像只有那姹紫嫣红的酒,那声音杂乱的歌声,令人陶醉其中的舞步和幽暗的灯光,才足以让那些人忘却生活给他们带来的压迫感,忘却曾经的遗憾,忘却那些尘封在内心深处的悲伤。

  黑罗煞目光如炬的看着来往性感妩媚的女人,整颗心立即被这火爆的氛围刺激到了,也跟着舞动起来。

  黑罗煞这么多年在外毕竟不是白混的,他虽说面向不如段咫,但好在钱多(圈起来重点考),成功引起部分女人主动搭话。

  “宗主,你看那个女的,双腿白皙修长,皮肤细腻,但是怎么就是这种女人呢?露这么多,我看着都想吐。”

  “你再看看那个戴着黑色帽子穿的挺保守的女人,小腰挺细,屁股也挺翘,可出现在这儿的能是啥干净女人?我看啊,就是喜欢装!”

  “我去,前面不远处那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看着挺纯洁,没想到私底下这么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

  黑罗煞一张嘴根本停不下来,说的口渴了,就拿起杯子喝酒。

  “宗主,说真的,我十分厌恶那些打扮暴露、浓妆艳抹的女生,对我而言,这种女人就是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白莲花。”

  “所以,每当遇到这种‘恶心’的女生,我都会全方位瞪着她们,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慨之情,如果有条件的话,还会对她们进行拍照,借图片时刻警戒身边的女性朋友,让她们勿要走上堕落的路。”

  “宗主,我没带记录石,能不能借你的用一用,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这种事也应当让来做。”

  段咫此时已经对他无语问苍天了。

  黑罗煞怎么可以把自己内心的那些变态小九九讲述的这么伟大无私。

  “可以,不过你要用你的丹田来换。”

  “嘻嘻嘻,宗主才不会呢”黑罗煞上一秒还皮笑肉不笑,下一秒又瞬间变脸:“我记得我不久前去医铺,老中医说我最近精神欠佳,总是胡言乱语,还会不定时的遗忘自己说过的话。”

  “宗主,我之前应该没有说过什么天理难容违法宗规宗纪的话吧?”

  段咫眼见黑罗煞臭不要脸的样子,恨不得照着他屁股猛地来一下。

  “别跟我赛脸,去找个没人的座位,等着他们。”

  “好嘞!”黑罗煞咧嘴一笑,顺着酒楼扫视一圈,最后走到一个最贵的吧台前,打开钱包,顺势掏出大把高等硬币“啪”的一声随意仍在了那里。

  他一副有钱任性的样子,“只要有人给老子让个位子,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那里来的傻子,为了一个位子就挥洒高等金币,脑子属实有点毛病!

  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黑罗煞,谁也没有站起来主动让座。

  这些高等金币是不少,但是来这酒楼的人谁不是有钱才过来消遣的?怎么会为了高等金币屈服?

  “东陆人,你这是在炫耀自己钱多吗?”一个懂得东陆语言的男子怀里搂着一个女人,对着黑罗煞鄙夷道。

  黑罗煞无动于衷,接着又掏出一堆高等金币。

  “还是那句话,只要有人让位,这些钱就归他。”

  待人群再次听到这些话时,目光已经如炬。

  这么多金币只为了换一个座位,必赚的买卖啊!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站起身,还没来得及有所举动,就又见黑罗煞掏出一大堆高等金币。

  远远望去,少说也要有上千高等金币。

  黑罗煞面无表情,他随意的拿出香烟点燃,烟雾浓郁时,他薄唇轻启:“现在呢?谁愿意?”

  “我!”还不等众人出声,吧台内座的调酒师猛地举起双手。

  他做调音师一个月也才只有过百高等金币,眼前的上千高等金币都足够他做许多现在做不到的事了,能够给予他很大的帮助。

  “嗯,识时务!”黑罗煞满意的点点头,紧接着又多给了他一把高等金币:“这是我鼓励你的,那去吧!”

  话落,他勾了勾手指,示意调酒师过来。

  只见调酒师眼冒精光,一股脑的鞠躬说着谢谢,随即迅速的将钱收入囊中。

  原本平扁的腰包此时早已鼓起,大有一副捡了上百万财产的姿态。

  众人见比场景,瞬间悔的肠子都青了。

  如果他们早一点站起身,那那些金币就会是他们的了。

  谁也没想到,就在黑罗煞走至吧内座后,紧接着又拿出了一堆高等金币。

  “有没有人去给我买包香烟。”

  “有钱真把自己当大爷了?如果不是我有点口渴,顺路过去,我才懒得跑这一趟。”那人快速拿起桌上的金币,许是觉得掉面子,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敢和他对视一眼。

  段咫:“......”

  “糟糕,好像忘记嘱咐他买打火机了。”黑罗煞后知后觉,又掏出一堆高等金币。

  还不等他说什么,一个身材肥硕的大哥眼疾手快的拿起这一堆高等金币,站起身道:“记得我死去多年的老父亲生前遗愿也是要我带根打火机过去,不如借此机会哀悼一下我父亲的亡灵吧。”

  说着,他站起身,边走边道“如果不是我父亲,我这种淡泊名利的人事了么不会被这区区小钱所收买的,我这完全是为了孝义!”

  他的步伐很快,段咫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他那激动的心情,就像中了好几亿的彩票一样。

  果不其然,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万恶本源。

  不久,买烟的和买打火机的都回来了,黑罗煞娴熟的点了支烟,一只手又在不停地掏出许多高等硬币。

  一些女人看见那么多闪闪发光得硬币,更是露出贪婪的目光。如果这些钱能落到他们手里,那真的是山鸡变凤凰了。

  “宗主,我没给你丢人吧?”黑罗煞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朝段咫抖眉道。

  曾经,在没有遇见段咫之前,黑罗煞一直都是在从事海上经济,东奔西跑多年,对世俗之事也算心知肚明,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件事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段咫被他这么一问嘴角抽搐了几下:“你能不能别这么张扬,我们是来办正事的,你再这样下去一会儿他们通通把这儿水泄不通。”

  “不会的,这里有钱人很多,你看那边。”黑罗煞薄唇微张吐出一口浓烟,伸出修长的指尖指了指对面吧台。

  段咫下意识扭头看去,一位肥头大耳的男子正在甩着一串车钥匙。

  “哪个小宝宝要给我按摩,我可以把这辆车车送给她的呦。”

  恶心的话刚落,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立即倚靠在他身边,纤细的手指抚摸在他的身体上,妙曼的身躯时不时的扭动,整个身子恨不得扭进他的怀里。

  更令人佩服的是,两个女人竟然还为了征讨到底谁来按摩而打了起来。

  段咫此时的内心已经不能用惊叹来说明了。

  果然,富人的生活都不能够用常人的脑袋来想象。

  当然了,他属于例外。在这太阳酒楼里,他说自己是首富,谁能与其争辩?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况且像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也早就把钱财看成粪土了。

  预计耶格尔还要十几分钟才能到,段咫干脆也就不再管黑罗煞,自己喝酒去了。

  时间一到,耶格尔准时进入太阳酒楼。

  他的头发乱糟糟,戴着蓝色口罩,整个人看起来和平常的老百姓没有多大区别。

  因为躲避税资一事,皇室女王玛萨拉白约束了耶格尔的实权,更是剥削了其大部分金钱,他现在每天只有二十高等金币可用额度。

  他这样堕落消极已经一月有余了。

  太阳酒楼的顶头上司和耶格尔是挚友,所以每天晚上都会特意给他就一个私人位置,并为其免除所有消费记录。

  段咫的敏锐度极强,在耶格尔刚开始进入这所场地他便已经打起了万分精神。

  “他来了,走!”在看见耶格尔照常自顾自喝着闷酒后,段咫轻轻的拍了拍黑罗煞的肩膀,低声道。

  “现在就去啊?”黑罗煞神色微怔,看着怀里的美女,最后不得不狠心跟着段咫离去。

  来到耶格尔面前时,他已经倒满了足量的酒水,仰头过去,杯底空空如也,可谓千杯不醉。

  段咫和黑罗煞过来,他都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借酒消愁愁更愁,你不如想想如何改变现状?”段咫在耶格尔对面款款而坐,轻声道。

  “东陆人?”耶格尔拿着杯子的手一顿,与段咫四目相对,眸中尽是诧异。

  太阳酒楼里是很少出现外地人的,这是他第一次碰到。

  但是他诧异的点却不是如此,而是惊讶段咫的面容……

  这不就是太阳帝国的人才会有的长相吗!

  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段咫的口音却是标准的东陆语言,与太阳帝国的说话发音十分不符。

  就像披着羊皮的狼。

  尤其是那一双幽深的双眸,如星辰般璀璨耀眼,夺人心魂,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段咫对此只是微微一笑,未语。接着,他伸出修长的兰花指拿起一旁的勺子,动作优雅的舀上冰块放进酒壶中,随即又用沸水一笔带过。

  刹那间,蒸汽带着酒香缓缓上升,让人闻了忍不住上瘾。

  “难道你不想回到巅峰,夺回你的一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