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凡尘剑心2无常

凡尘剑心2无常 折墨1 3766 2021-06-11 11: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凡尘剑心2无常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脚踢在秦沛掌力之上,赵羽铭被秦沛的掌力击打向后飞出两丈之远才堪堪站稳。

  秦沛这一掌虽未能让赵羽铭受伤,却也让赵羽铭右腿隐隐有些酥麻的感觉,赵羽铭知道这秦沛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可若是如此的话,那秦沛之前分明有能力出手从赵羽铭剑下救出杜平性命,只是秦沛却并未及时出手。

  赵羽铭虽然不懂秦沛为何袖手旁观眼看自己杀死杜平,但现在既然杜平已死,赵羽铭便也不想再多去知道其中缘由了。

  这一招之后,秦沛便没有再对赵羽铭出手了,若是再交手下去,那便是要和王华英代表的武林盟主势力彻底撕破脸皮了,秦沛虽然是锦衣卫镇抚使,但他也不敢如此作为。

  “赵少侠当真是好剑法,听闻杜家与赵家本就是世仇,赵公子暴起杀人以及挟持杜姑娘不放倒也合理。”秦沛开口说道。

  这一番话,秦沛是完全将自己与杜平被杀一事撇清了干系。

  “你赵杜两家的恩怨我外人不方便插手,但杜姑娘是我已有婚约的未婚妻,如今她下落不明,我锦衣卫必定要追查到底。”秦沛又道。

  秦沛对今日的局势看的透彻,虽然自己并不畏惧武林盟主的势力,但无故就与武林盟主结下仇怨,秦沛也担心会被镇抚司怪罪。

  现下秦沛这番话便是明言若是再起了冲突,全是因为赵羽铭扣着杜采苓不放的原因,并非是他要与武林盟主作对。

  简单的两句话,倒是让秦沛将自己放在了进退自如的地步。

  说完这些话之后,秦沛当即招手,示意锦衣卫将梁逸带走。

  随后秦沛不再理会赵羽铭,反而是对王华英笑了笑说道:“少将军,这人我镇抚司可是要带走了。”

  王华英即便是再想护着赵羽铭,此时却也不能与秦沛作对,王华英也看的明白,镇抚司是铁了心想要插手黑沙帮的事情了。

  虽然王华英不太清楚秦沛到底代表的是什么人的意思,但他知道此时若是言行出了差错,只怕要给戚家军旧部带来灭顶之灾。

  因此,王华英只好上前拦住了将要发作出手的赵羽铭,而后对秦沛说道:“锦衣卫办事,我一区区七品小官自是无权干涉,只是这黑沙帮勾结倭寇为祸江湖多年,若是不能将这罪魁祸首伏诛,只怕秦大人也难向天下人交代。”

  王华英根据前来接应梁逸的黑衣人推断,有关赵羽铭父亲一事,极有可能与朝廷官员牵连,这秦沛便极有可能也是来接应梁逸之人,只是不知秦沛身后到底还有何人指使。

  因此,王华英便只以天下武林之名给秦沛施加压力,并未再多言九年前松江府一事。

  赵羽铭虽然极想从梁逸口中得知真相,但眼下关紧之处赵羽铭也是看得清的,若是强行与这秦沛为敌,会害了王华英一家以及当年的戚家军旧部,这些赵羽铭都明白。

  若是几年前的赵羽铭,或许他并不会去管这么多,但如今的赵羽铭早已不是当初那没有头脑没有顾虑的莽夫了,心中虽然愤恨,却也只能忍住不再出手,任由秦沛等一众锦衣卫将梁逸带走。

  “少将军多虑,你且放心,自今日之后,这黑沙帮便不会再出现在江湖之中。”秦沛淡然说道。

  王华英见秦沛此话说的如此肯定,心中猜测黑沙帮果然是与朝廷有关,如今只怕是背后之人目的已经达到,便不需要这黑沙帮了,因此秦沛便断言从此以后黑沙帮再也不会出现。

  只是,这些仅仅是王华英的猜测而已,并未真凭实据。

  “如此最好!”王华英抱拳对秦沛说道。

  秦沛见王华英不再阻拦,便也不愿再去多言,当即示意锦衣卫带上梁逸与杜平的尸体一同离去。

  杜年见秦沛不愿与赵羽铭出手,他哪里有本事与赵羽铭作对,虽然对赵羽铭愤恨不已,但杜年也只能紧跟在秦沛身后离去。

  只有杜子充一人,并未跟随秦沛等人离开,而是站在赵羽铭身前,神色复杂的看着赵羽铭。

  “赵杜两家,旧怨未除,却又添新仇。”杜子充喟然道。

  赵羽铭此前虽然对杜子充略有好感,但是今日之事,赵羽铭却绝不后悔,此时听到杜子充此言,赵羽铭只是冷哼一声,却不答话。

  杜子充见赵羽铭对自己冷脸相对,他倒也不在意,反而是继续说道:“我知你是因为杜平言语之中侮辱小妹声名才出剑杀他,只是天下之事并非都要以手中兵刃解决。”

  “你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可却也是一点也不为小妹考虑。”杜子充再次叹道。

  正如杜子充所言,无论如何,杜平是杜采苓血脉亲朋。

  此时杜平被赵羽铭一剑斩杀,赵羽铭虽然心中一时痛快,可日后杜采苓夹在赵羽铭与杜家中间,这叫杜采苓该如何取舍?

  听到杜子充这一席话,赵羽铭方才醒悟,他只道杜采苓在杜家常年被这杜平欺辱,加上他心中本就是对杜平抱有敌意,这才出剑杀死杜平,想要替杜采苓出了这口恶气。

  但如此一来,赵羽铭反倒是让杜采苓陷入两难之中,手足亲情与红颜情意,不管如何选择,杜采苓都必将遗憾终生。

  “我...我只是不愿听到有人对她出言不逊。”赵羽铭低声道。

  只是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杜子充轻轻摇了摇头,收起追影长枪,随后黯然说道:“你与小妹的二人缘分在你二人,我也不再多言,只是可怜我小妹天生命苦。”

  “你勿将今日之事告知于她,叔祖大寿也还有一段时间,便留她在你身边多呆些时日吧。”

  说完此话,杜子充再不多言,便手持追影长枪独自离去。

  未能从梁逸口中得知想要的真相,赵羽铭本就心情不快,此时被杜子充的一番话语影响,更是多添三分压抑。

  赵羽铭便站在原地,看着杜子充远去的方向久久不语,王华英也只好一言不发的陪在赵羽铭身边。

  如此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听得远处脚步匆匆,随后便听到有人喊道:“在这里!”

  王华英循声看去,却原来是卢相如,张应京,姬萱瑶还有王征南等一众武当弟子追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